畸残的过程中获得淫秽的意义

淫秽

时间业已消解了这些记忆,镇江私家侦探解释说;经过许多年后,它们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对他的影响,它们“只能以畸残的、几乎无法辨认的形象出现,而在这畸残的过程中获得淫秽的意义”。淫秽,对镇江私家侦探而言,既唤醒了他最痛苦的经验,同时又获得了战胜那痛苦的胜利。

也就是说,淫秽,作为色情体验的极致,是生命活力之源。他在《爱德华达夫人》的论文部分指出,人类只有通过超越才存在,而愉悦取决于“想法”,或取决于让自己处于一种“开放的存在”状态,不仅对快乐开放,也对死亡开放。大多数人试图欺骗他们自己的感情;他们想接受愉悦但将“恐惧”拒之千里。在镇江私家侦探看来,这是愚蠢的,因为恐惧可以增强“吸引”,刺激欲望。

镇江私家侦探在极端色情的体验中所揭示的是它与死亡暗藏的联系。镇江私家侦探没有通过设计后果致命的性行为来传达这一洞见,他的叙述中并没有尸横遍野。(例如,在恐怖的《眼睛的故事》中,只有一个人死去;作品的结尾,三位性冒险家完成了他们从法国到西班牙的堕落之旅,在直布罗陀弄到一艘快艇,去其他地方继续他们的丑行。)他更为有效的方法是赋予情节让人感到确实“致命的”扰人的重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