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文学作品作品被看作一种集体病态,是整个文化的疾病

侦探

事实上,无论是近来强调社会审查黄色书籍的权利和义务的雄辩卫道士,如乔治·P·艾略特(George P. Elliott)和乔治·斯坦纳(George Steiner),还是像保罗·古德曼(Paul Goodman)那样,预见到审查制度的后果要比这些书籍所带来的损害严重得多的人,谈论侦探文学作品这一问题的基本方法都是一样的。

在将侦探文学作品简化为病态的征象和有问题的社会商品这一点上,自由主义者和未来的审查员是一致。关于侦探文学作品作品的定义——根据制作和消费这些淫秽产品的欲望根源来确定——存在几乎毫无异议的共识。当侦探文学作品作品作为心理分析的主题来探讨时,它至多不过是被当作有趣的文本,用来揭示正常成年人性成长中可悲的阻滞。从这个观点来看,所有侦探文学作品作品就相当于幼儿性幻想的呈现,这些幻想经由手淫的青少年那更多技巧、更少纯真的意识的剪辑,供所谓的成人购买。作为一种社会现象来看——例如自18世纪以来在西欧和美国社会中侦探文学作品作品的繁荣——分析侦探文学作品作品的方法同样极具临床色彩。

侦探文学作品作品被看作一种集体病态,是整个文化的疾病,而其来源大家都一致认同。黄色书籍的不断增加被归结于基督教性压抑的腐败传统和纯粹的生理无知,除了这些过去的缺陷之外,现在还要加上近来的历史事件,传统家庭模式和政治秩序的剧烈动荡的影响和性别角色的混乱变化。(侦探文学作品作品问题是“社会转型期面对的困境”之一,古德曼几年前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因此,社会对侦探文学作品作品本身的论断是相当一致的。分歧仅在对其传播的心理和社会后果的评估上,以及因此在策略和政策的规划上有所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