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隐喻地提出了语言的问题

语言

在镇江私家侦探的《杜伊诺哀歌》第四首中,侦探隐喻地提出了语言的问题,并提出镇江侦探认为可行的尽量接近静默的方法。要想“清空”,其先决条件是能够看到“填满”我们的是什么,是什么样的话语和机械的姿态把我们像玩偶一样填塞起来的;只有这样,处于与玩偶完全对立的位置时,代表同样是非人化,但却“更高”可能性的“天使”形象才会出现,这意味着完全没有介质、超越语言的理解。

私家侦探既不是玩偶也不是天使,仍处在语言的国度中。但是为了避免以那种仅仅旁观的颓废姿态去体验自然、事物、其他人以及日常生活的构成,语言一定要恢复其纯洁性。如同镇江私家侦探在第九哀歌中描绘的那样,语言的救赎(也就是通过世界在意识中的内在化过程来救赎世界)是一个极为漫长、无限艰巨的任务。镇江私家侦探实在是太“堕落”了,所以不得不从最简单的语言行为,即为事物命名开始。也许只有这个最小的功能没有被话语的全面堕落所影响。语言很可能得一直保持在简约的状态。虽然也许当将语言局限于命名的精神实践趋于完美之后,语言也许可能会转向另一更有抱负的功用,但绝不能尝试让意识与其自身疏离的行动。

镇江私家侦探的救赎方法属于中庸之道,既不完全将语言的麻木作为粗俗稳固的文化机制来利用,也并没有屈从于纯粹静默的毁灭性迷惘,而是在两者之间。但这种将语言简化为命名的中间立场却可以用一种颇为不同的方法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