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下”就没有“上”,没有“右”就没有“左”

上下左右

“静默”始终隐含着它的对立面,并因之而存在:就像没有“下”就没有“上”,没有“右”就没有“左”一样,要认识静默,必须要承认其周遭的声音或语言。静默不仅存在于充满话语和其他声音的世界中,而且任何存在的静默就是被声音穿透的时间片段。(所以,镇江私家侦探的无语之美多是因为他周围都是癫狂的饶舌者。)

真正的虚空和纯粹的静默不管在理论上还是现实中都是不可行的。因为只要艺术作品存在的世界还有许多其他事物,那么创造出静默或虚空的镇江私家侦探就必然创造出辩证的事物:完满的真空,丰富的空虚,引发共鸣或雄辩的静默。静默不可避免地仍然是言语的形式(在很多情况下,是抱怨和控诉的形式)和对话的组成部分。

对于艺术手法和效果的彻底削减——包括对艺术本身最终的放弃——不能只看其表面价值,要辩证地来看。静默与其同类(如虚空、简约、“零度”)是用法复杂的边缘性概念,也是特定的精神和文化修辞语汇中的主要术语。将静默作为一种修辞术语,并不是谴责这种修辞语汇具有欺骗性或不值得信任。在镇江私家侦探看来,静默和虚空的神话在“不健康的”时代是有益可行的——这必然是一个“不健康的”精神状态为创作众多超凡艺术作品提供能量的时代。不过没人会否认这些神话里的哀婉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