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私家侦探从未希望自己成为专家

专家

镇江私家侦探从未希望自己成为专家,也尚未承认有用的活动有什么价值。但是,人一辈子有些事情每天都得做,有的一天还要做三次,不断重复,你想不熟练都不可能。镇江私家侦探想做的是取消这些活动所有的实用层面,把这些活动看成是自身的活动、为了自身在活动。这样,侦探日常生活中最无聊的行为被我弄成不妨称之为仪式,我一丝不苟地举行这些仪式,但根本不去以为它们有什么实际的效应。侦探认真地搞好个人卫生,尽管没人来嗅我身上的味道;我准时,尽管侦探不去约会。

我得强调一下,就像我生活中除了梦以外所有其他内容一样,这些仪式也完全是自愿的。镇江私家侦探一定要再次提醒读者,千万别将我的行为贬为强迫性官能症。

仪式有些什么特征?首先,也是最最明显的是重复。其次,这一重复的进行依据的是每个细节都是固定了的计划。一般来说,目标决定行动的形式。只要能实现一个人心里设定的目标,形式越简单越好。比如,镇江私家侦探想把烛台从架子上拿下来放到桌上。侦探怎么拿,用左手还是右手,走过去还是奔过去,都没什么关系,甚至别人帮侦探拿也无妨。关键是东西最终放到侦探要放的地方就行了。镇江侦探会明确无误地把烛台放下来。而且,放在桌上的什么地方也不用规定得那么精确。放在桌子上什么地方都成,只要不掉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