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侦探天性中有两大激情

激情

镇江私家侦探只想一件事情的时候,想得最清楚;只感觉一样东西的时候,感觉最深刻。假如我能重新设计我的身体,我要把它弄成天那么大,那样,人类生活的城市在我眼里就只会是个斑点而已。要不,我就把我的身体设计得小到能看见一根草的一瓣叶片儿。私家侦探会多么充满爱心地仔细观察那瓣叶片儿啊!我会抚摸它的毛边,细看它的折皱,猛地靠向它的绿叶壁。

镇江侦探天性中有两大激情。我喜欢专注于某个小问题,我喜欢有惊讶感。但是,没有人跟我一样小,我自己使自己惊讶的程度远远超过别人让我感到惊讶的程度。我的第三个故事是这样的:

玛琳娜太太离开了。她只好躲起来,而侦探是安全的,她在逃命,但不是要逃开我,因此我感到一种巨大的同时也是自私的轻松。镇江侦探每天下午、晚上都毫无顾忌地漫步街头,一直逛到宵禁开始,我为自己没什么东西需要藏匿而洋洋得意。

侦探突然失去理智,打了一个从我面前走过的乞丐。他没有伤害我,我也不认识他。他像谁?我到现在都不知道。马肉贩子从店里冲出来,拎住我一只耳朵,咒骂声像雨点一样落在我身上。一群店老板和购物的主妇围拢上来,一个警察手持警棍,冲了过来。

人群中有人递过来一支左轮手枪,叫镇江私家侦探快跑。但我不希望这个世界灭亡,也根本不希望世上任何人死亡。所以,我就跟警察去了。到了局里,侦探摁了手印,审讯后被关了一晚,第二天早上被放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