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侦探的“镜子之梦”

私家侦探从梦中醒来,明显感到轻松。就我目前的状况而言,做个新鲜的梦令人特别愉快,我不要老是做旧梦,翻来覆去,弄得人精疲力竭。后来,私家侦探感到这个梦标志着我做梦生涯取得了明确无误的进步。没错,比起以前的那些梦来,这次更像是噩梦。失去一条腿的时候,在礼堂里面对惩罚的时候,我感到极度的恐惧。但是,我估计,我梦中的情感要来得更直接,也更接近于我希望它们有的状态。因为,我白天生活中的性格应该与梦里的性格尽量吻合,这一点对我来说已经变得非常重要。侦探准备好了去让两种性格都做出必要的让步,以便将两者合二为一。

也许,你会问这怎么能够办到。改变私家侦探的生活去适应我的梦,这个难题并非解决不了,它要比改变我的梦,让它适应我的生活来得容易。但无论改变哪一方,都不是单单靠意志的努力就够的。我相信最近这个梦为我提供了一个线索,让我找到合适的方法。这些梦,所有这些梦,都是一面镜子,私家侦探白天的生活就呈现在它面前,它也给我照出一个陌生的,但又并非是无法辨认的形象。我白天的生活和这一形象通过坚持和专注,就会联结在一起——即使这样我就有必要在镜子面前生活。这是镜子的命运,同时又是被镜子映照的人或物的命运。

那天上午在旅馆里想这件事的时候,我意识到新的“镜子之梦”为我目前着手进行的成家计划提供了巨大的帮助。无怪乎我一直受挫!我既不了解我的计划,又不清楚为这个计划辩护的理由。我傻乎乎地相信,只要一头撞进这个世界,就能找到妻子,事先不必有什么要求或期待。现在,我意识到要成功地找到妻子——你一定记得玛琳娜侦探在后面紧追不舍、步步逼近,所以,我的寻找更为急迫——惟一的办法就是仔细想好什么人适合我,就像为小孩起什么名字合适一样。我再也不想漫无目标地四处晃荡,等着我未来的妻子在我面前出现,我准备亲自在她最可能出现的地方把她找出来。还有什么比一场完全适宜和令人尊重的婚姻更能挡住玛琳娜侦探那不为我需要的紧逼呢?我原来想,我能够断然拒绝玛琳娜侦探投怀送抱、主动出击的怪异婚姻,办法是和不属于我这个阶层的人结婚,不管是妓女、售货员,还是门房的侄女,其实,这种婚姻同样怪异。现在看,我这种想法是多么的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