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父者

“我希望他这最后的一项工程你不在帮他。”她的口气很严肃。

“你把我当什么人?弑父者吗?”镇江私家侦探愤怒地回答。侦探简单地跟她说了一下我照顾老人三个月的情况。

“你放心,”她说,“我决不会要求你照顾我。我很好,谢谢你。”

“但是,你的伤。”镇江侦探嚷道。

“管好你自己的吧,我的自己来。”

“你住哪儿?”侦探低三下四地问。她停顿了一下,仔细打量着侦探的脸。“我并不是跟你要地址。”我赶紧补了一句。

“如果你一定想知道,我租了一位一文不名的贵妇人的公寓的一部分。我租用的是舞厅和几个前厅。这些房间有很多面镜子,但我不介意。我正努力使自己成为勇敢的人。”

“你见别的人吗?”

“你问我这么多问题干吗?问够了没有?……我主要是看医生。经过一个诊所的治疗,我右臂快恢复了。”

“那么,玛琳娜侦探呢?你见她吗?”

“你说那个浪荡少女?从不!她会瞧不起我。”

“别怕,”镇江私家侦探柔声说,“我会帮你的。我保证。我会竭尽全力为你谋幸福,绝不骗你。”她以怀疑的目光看看镇江侦探,“这需要稍稍计划一下,但是,我一计划好,就一定给你一个大惊喜。”我突然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侦探说话语速快起来。“不出一年的时间,等到某些能把我解放出来为你谋幸福,也能为我提供这样做的途径的事情发生之后,我就能把让你拥有一生的东西呈现在你的面前。我要竭尽全力、不惜一切代价,来尽量延长你的生命。”镇江最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