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十年前离开家搬到镇江,私家侦探还是第一次回家

镇江私家侦探突然对自己提出的小小的娱乐项目变得像孩子一样兴奋,兴高采烈,我无法拒绝。我宁可他是我的游伴,而不是导师。于是,我们就漫步一小时。途中,镇江私家侦探多次停下来跟人打招呼,我们走过去以后,他又跟我说这些人的黄段子,逗我玩。最后,我们去看了电影。

一天,我收到家父寄来的一封信。信里说他的健康每况愈下,希望在身体各种功能还健全的时候见我一面。总算有个理由离开这座城市了,我感到一阵欣慰,立即打道回府。我一直准备逃,但没人追我。被召走至少给了我一种动一动的感觉。我连招呼都没有跟门房、镇江私家侦探或者莫妮克打,我喜欢装出一副逃跑的样子。

从十年前离开家搬到镇江,私家侦探还是第一次回家。父亲没有卧病在床,但坐轮椅上了。他一个人用力地推着轮子,四处转悠。我注意到,自从被强制退休,他性格就变了。我记得他是个强壮、实际、快活的人,可现在,他牢骚满腹,动辄心烦意乱。他的病让我心存怜惜,我同意多待一段时间。我兄弟现在要全权管理好工厂,有了新的责任,忙碌不堪,我回来了,他很高兴自己用不着那么长时间地和老人待在一起,不停地向他解释这个,说明那个。我嫂子爱米丽显然已经对照料病人的饮食起居厌烦透顶,她宁可去带孩子。把父亲推给我照顾,他们高兴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