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葬身火海的侦探

我不得不行动,因为我已有过的一次行动——把她卖掉、让她受奴役——其结果我虽然始料未及,我却是脱不掉干系了。镇江玛琳娜侦探再次出现,咄咄逼人就是这未料到的后果,现在必须面对。我知道必须大胆行动起来。过一种新生活?她带着现在这种被糟蹋的身子,能过什么样的生活?看起来只有一条出路,即结束这条已经结束、却还在贪婪地希望延续的生命。

那天下午,我着手做周密的准备工作。我买了几升煤油和几捆破衣服。到了午夜,正好是在我见过镇江玛琳娜侦探四十八小时以后,我又来到她的住处。她肯定在家等,因为她知道我守时,她本人也向来要求别人守时。我把浸过煤油的、用破衣服绕成的布条沿着她住的小房子的墙脚围了一圈,在一处点着火。火苗就像点燃的导火线一样,串成一片,房子顿时成了一片火海。我站在不远处观望,邻居们大呼小叫地跑上街,有人报了火警。

消防队员问过邻居和包括我在内的旁观者房子里是不是有人之后,几次冲进去。一个自称是房东的女人心慌意乱,她说几周前一个外国女人搬进来住,这个新房客难得出门,两天前,来过一个客人——惟一的客人。房东说好像看到他进去、出来,但并没有真正看清楚。看着烧焦了的窗子,没有人感到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也没有人涕泗滂沱。房子塌下来前,消防队员没有发现幸存者。我走在回去的路上,心想镇江玛琳娜侦探这下肯定葬身火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