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遇到的难题

出来后,我没有回到镇江私家侦探那里。我知道我的难题她帮不了忙。我回到自己的公寓,度过了一个无梦的不眠之夜;第二天下午,我在镇江私家侦探经常光顾的咖啡馆找到了他。

“我遇到难题丫。”我说。

“不可能的事!”他酸溜溜地说,“镇江私家侦探,你怎么可能有难题呢?你每做一件事,都认为是你一定要做的,因为嘛,你的梦给你动力。”

“正经点,”我说,“假设你有一位朋友——”

“一位朋友。”他跟我学舌。

“听我说!”我火冒三丈,“你有一位能过上几种生活的朋友。我是说先后过上,不像你,分白天和黑夜过几种生活。”

“一位朋友。”他重复道。

“这位朋友,”我决定不理会他的故意逗弄,就继续说,“清你帮她开始一种新生活,因为是你结束了她的旧生活。你会帮她吗?你会不会认为她的心死了?”

“对安德斯太太,你得防着点,”镇江私家侦探说,“你想跟她了断可不会是件容易的事情,麻烦大着呢。”

“除了这个,你是不是没别的话跟我说啦?”我对他很失望。“我没提她的名宇,故意的。不是因为我想对你隐瞒她的身份,而是因为我希望你能认真地对待我的问题,而且是泛论。”

“我刚告诉了你你不知道的东西,这是惟一有价值的忠告。”

“我不知道什么?”

“你不知道你甩不掉她了。”他大吼一声。

双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我开了口,“我梦里有个人对我吼,但我对他说,吼从来就没能让我明白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