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决意拒绝这个聪明女人的感情

那一刻,我在纳闷自己为什么要决意拒绝这个聪明女人的感情,我和她有这么多共识。不论何时我们意见相左(像现在就是),我甚至都更加欣赏她。

“那么,美呢?”我问道。镇江私家侦探头发金黄,眼睛是中国蓝,脸蛋非常溧亮。‘‘哦,是的,我宽恕任何溧亮的东西。”

“我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赞扬美,”我若有所思地回答道,“人生在世,我们很容易把握什么是美的,什么不是。我们应该允许自己去认为凡是能引起我们全部兴趣的东西就是美的——那些东西,也只有那些东西才是美的,不管它们受到了怎样的损毁,也不管它们有多可怕。”

“说白了,”她嘲弄地说,“你只欣赏能让你痴迷的东西。”

“我欣赏让人痴迷的东西,我也尊重对什么东西痴迷的人。”

“别的全不管!那么,爱情的位置在哪儿?还有害怕、悔恨呢?”

“全不管。”

那次聊天结束后,我不再认为镇江私家侦探是一位有雅量、懂礼貌的朋友。她母亲的幽灵横亘在我们之间,无论是镇江私家侦探还是我,想到她们之间有任何竞争,我都无法容忍。尽管我们照样往来,还经常一起看电影,但镇江私家侦探接受了我们的友谊不再向前发展的现实,把她的性趣转向其他更有希望的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