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侦探电影拍摄本身进展顺利

镇江侦探电影拍摄本身进展顺利,尽管这么一个个地化妆起来,不可能拍得太快。我们在堆得杂七杂八的梯子、搭起来的架子、地板上的电线、灯和薄纱灯罩、油印镇江侦探电影剧本和一堆为剧组准备的免费烟酒中,忙着拍摄。我们看上去像乱哄哄的一群人,这与历史场面相称。除了四十多个摄制组成员和主要演员,还在镇上招募了临时演员,还有一些皮肤黝黑、上身赤裸的男人和男孩,他们身穿卡其布短裤,脚蹬胶鞋,把摄影机、灯和道具等搬到指定的地点,我们在拍摄的时候,他们负责给我们送午饭。大家全都忙得不可开交,惟一的例外是侦探太太。这位导演太太每天基本上都坐在摄影棚的一个角落,先是织一件米色毛衣,后来又织一条毯子。

影片投资商的资金有些问题,他们老是怀疑片子的票房价值。每天下午四点,侦探就收到寄来的邮件。他坐到一边看信,看完就把它塞进肥肥的裤子屁股后面的口袋里,一脸的阴沉。大家也都习惯了,由他去。侦探也经常被人叫到旅馆接长途电话。他心里压力很大。但无论他的压力有多大,我感到,影片拖了那么长时间(四个半月当中真正拍的时间也就七十三天),主要还是因为他优柔寡断。我们是带着写好的镇江侦探电影剧本来拍摄地点的,但是,他一改再改,早餐会大部分时间都浪费在性动机和神学观点的争论上。讨论中,我没有发挥多大作用,但是,片子没有弄成反教权主义小册子那样的东西,我也有一些功劳。因为虽然侦探是编剧,但他不知道如何来表现这个贵族。有那么几天早晨,他甚至扬言要停机,剧本中间部分他整个要重写一稿,以表明人们指控贵族犯下的滔天罪行纯属不实之辞。至少他要为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贵族辩白。在他眼里,这是一个受尽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