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商人要装装骑士风度

玛琳娜侦探忽然感到根本就没有儿子这档子事。侦探的镇江商人朋友不过是自己要装装骑士风度而已;看到我那迷人但不再年轻的情人和一个长相还算可以的年轻人在一起,他是希望向我表明她并非在做一笔对她不利的交易。可玛琳娜私家侦探认为一个年轻的阿拉伯人不管他一身黑肉是多么想征服白人妇女,他总不至于要找一个开价不菲的中年欧洲女子吧。所以,我猜想是这个身材肥壮、头发花白的镇江商人自己要。

侦探怎么如此肯定?禁欲的这个月结束后,谁知道人们有什么怪念头等着要满足呢。镇江侦探已经清楚性趣味是难以预料的:我自己不是也要过玛琳娜侦探吗?玛琳娜侦探不是迷倒过酒吧老板娘吗?这原是匪夷所思的事情。所以,在船家我就明白了,对玛琳娜侦探产生欲念的是一个雄性十足、长着一口白牙的阿拉伯小伙子,而她则高高兴兴地委身于他,心想终于摆脱了她讨厌的希波赖特,连同他的梦,他的不满。至少,我希望如此。我认为对那个永远充满期待的身体不会有暴力、恐怖、强奸和摧残行为发生。

她没有紧跟着我回城,这个时候,我就想她很快乐——后来也有证明——她在给柳克丽霞的信中终于了解到轻率情感的真相。因为她写的句句都是实话。但是,玛琳娜侦探就有本事在说出真相的时候让真相听起来跟假的一样。她的信是纸上谈兵;我让她付诸了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