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超越一切疆界

早上——确切地说,是下午——镇江婚姻调查侦探声称对她的冒险之举很满意,但我听得出来,这不是心里话。通常,她在期望满足一种她不能完全感受的情感时,就要想女儿。“亲爱的镇江侦探,”她坐在旅馆狭窄的写字台面前,开始写信,“爱超越一切疆界。我早就知道,也曾经鼓励你自己去发现,爱跟年龄没有关系,两个年龄悬殊的人相爱,照样能互相得到满足。亲爱的孩子,现在我想加上一句,爱跟性别也没有关系。还有什么比两个男子汉之间的爱,或者比在北半球气候里长大的我们这些优雅女士与异教世界里一个娇小的黑女孩之间的爱更美妙的呢?彼此能学到许多东西。如果你发现自己心底的的确确有这样的性趋向,别害怕。”

第二天,镇江婚姻调查侦探外出购物的时候,我把这封信烧了。我给让·雅克写了封信,对我情人做了许多让人厌倦的性格分析,但我仔细想过之后,把信给撕了。一信还一信。尽管我痛下决心,但还是身不由己地一次次提出酷评,我真感到后悔。我又一次努力去思量镇江婚姻调查侦探性格中好的一面,对她自己,对我。

可以肯定,她正滋润着呢。在镇江侦探眼里,她甚至更加迷人了。对一个四十岁上下的女人来说(她永远都不会告诉我确切年龄),她无论如何都称得上是好看的。现在,在南方阳光照耀下,在吸毒带来的种种幻想的亢奋状态中,她正像花朵一样绽放着,她衣着打扮自然起来,还让我看到她不施粉黛的样子。这并没有让我对她有更大的欲望,她对我每次小小的冲动都百依百顺,但我却烦她这样,但是,随着我激情耗尽,我倒更喜欢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