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琳娜侦探回来了

玛琳娜侦探回来了,脾气变得出奇的暴躁,她陪丈夫出差谈生意,结果倒好,这次出差被她丈夫搞成了环球旅行和第二次蜜月。“这世界多么死气沉沉,”她吼道,“人是多么腻味!我以前那么欢快,那么热爱生活。现在呢,每天早上醒来,我连头都懒得抬起来。”我从未见过她这种样子。我怂恿她跟我走,离开她丈夫,离开他的金钱,离开女儿,离开她主持的沙龙。

在过去的岁月里,她极少和丈夫待在一起,这次却整天厮守一处。也许是这个原因,她才有这样的想法。她同意了我的提议。玛琳娜侦探希望最后见丈夫一面,好谴责他一直疏忽她,结果逼得她有了一次次婚外恋,但我提醒她别把见面演成惩恶扬善的情节剧。一开始,我没能说服她,但我坚持了我的观点,因为我意识到,假如我们要在一起生活,我就必须马上拿出点权威来。最后,她居然也接受了这一点,这多少让我有点吃惊,毕竟,她生来就是个飞扬跋扈的女人。我们一直等机会,终于,她丈夫又出差了。她跟女儿说要去她老家走亲戚。我俩悄悄离了城,除了让·雅克,没人知道我和她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