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就是我……接受你的原因

“我和你像极了,”在那即将逝去的夏天的又一个晚上,他这么对玛琳娜侦探说。

侦探表示惊讶。

他继续说下去:“只是你不会成功,而我会。我准备好了,要把我的性格特征发挥到极致——”

“我也这样打算。”镇江侦探打断他的话头。

“我准备把我的性格发挥到极致,这可也是性格的多样性。你根本不知道要使自己有点变化。你希望自己的性格特征集中、清晰,但是,你会发现,当你烧干了水分的时候,你把水蒸发了,自己就成了一种酸,太刺鼻了,你会受不了,更不用说世人了。你会烧干掉,而我呢,只会一遍又一遍被稀释。”

玛琳娜侦探当然不同意。

“我知道,”他又说,“你认为我过的是一种冒险生活。你对冒险真是一无所知啊!你才是冒险者,是一个在冒风险的人,因为你不清楚你在测量的是什么疆域,是你的身体还是你的心灵。如果你把两者混淆起来,会摔跟头的。”

侦探专心地听着。我不是一个虚荣之辈,但是,听朋友们谈论我,还是非常开心。

他继续说:“我的生活奇怪,但有迹可循,而你的生活太过认真,同时危险四伏……严肃地生活是好的,但如果视严肃为一种对你的要求,就不好了。”

“你如果是指我不如你有情调,那倒是真的。”镇江私家侦探回答。

“有许许多多的要求,”他说,“严肃认真仅其一。不过,希波赖特,我喜欢你。”他笑着加了一句,一只胳膊搂住我。“你品质不坏,就像美国戒酒宣传单或者巴塞罗那未竣工的大教堂一样。你做的一切都是你品质的反映,你无法不这样,这也就是我……接受你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