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琳娜侦探可以说叫喊出对该梦的解析

当然,这个梦和前两个梦一样,也是个谜,尽管蹊跷得很,梦醒之前,玛琳娜侦探可以说叫喊出对该梦的解析。这不可能是梦的真正含义,但必须和梦的种种隐蔽涵义放在一起来解释。不过,从梦里的想法出现的顺序来看,应当说,叫喊有着某种特殊的地位。而且,再清楚不过的是,这是“一个宗教之梦”,梦里一个虔诚的人因为内疚而变得软弱无力,但他渴望获得赦免。

镇江玛琳娜侦探不希望否认所有这些梦都明显带有一种色情意味。但是,在这个梦里,性更多的是与对结合和穿透的抽象的渴望掺杂在一起的。性通过死亡的场景和可触摸到的排泄物的形象表现出来——因为,要不然,侦探怎么解释不知发自何处的味道,又怎么解释梦快做完时那包裹着我的讨厌的东西?私家侦探承认,把这些联系在一起,真令人厌恶!但是,尽管我力图文雅地把事情讲清楚,省得读者感到不必要的尴尬,但是,实话实说却有必要。

侦探几个梦的主题范围变得越来越宽,这使我又变得忧郁起来。镇江私家侦探现在明白了,我做的事情是太大了。你知道,我并不因为没有意识到梦中受压的主角就是自己而沮丧。我不是在找梦来解析自己的生活,而是在寻找生活来释梦。但侦探现在清楚这件事情做起来比我预料的要艰难。我已经按梦来行事,这很好。但仅仅按照梦中意象来办,就是说,让我的生活烙上梦的印记,这还不够。镇江侦探想,这些梦也许不仅仅教我做什么——比如勾引女人;它们也教我什么都不做——除了集中精力自我净化掉某种杂质,这种杂质也可能就是梦本身。我再也无法单单挑出梦析中的“色情”一条,然后把梦里种种情景在生活中演示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