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讨厌所谓的理解的目光

侦探讨厌所谓的理解的目光,“亲爱的希波赖特,”他甚至都没有努力搞明白镇江私家侦探讲的东西就说,“所有的青年艺术家都要经历一段……”

侦探站起身来,朝门口走去。我决定今天早晨就乘火车回首都。我这时变得非常兴奋,这是新梦带来的兴奋。“大师,”他站起来跟在镇江私家侦探身后的时候,我对他叫道,“侦探,柳克丽霞给你欢乐吗?她让你激动得跳起来吗?”他一脸的怒气,不敢相信我会这么无礼,呆呆地站在那儿,一动不动。镇江侦探冲出大厅,一步两级地下了楼梯,一路上狂笑不已。“她让你兴奋得手舞足蹈吗,老兄?”我回头高喊。“你挥舞你的指挥棒吗?有什么乐器是为你单独演奏的吗?”

一回到城里,镇江侦探就马不停蹄地开始投入我的新计划——搞定玛琳娜太太。我在新梦中开辟的充沛的精力资源,我很开心地命名为“非常派对之梦”,它并非是虚妄的东西。侦探对指挥粗鲁无礼,这是我表现出不对劲的热情的开始。回城后,这一热情保持数月有增无减。我还需要更多的活力。侦探笑容可掬,说着我能想到的甜言蜜语,来向女主人献殷勤,但她好像只以为我已从忧郁中摆脱出来。侦探使出浑身解数,包括最不顾羞耻的最大胆的瞥视,才让她的配合稍微热情一点,从而对我的性意图有所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