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变得奇怪了

有时候,镇江玛琳娜侦探想,我个人感到的种种困惑本身就是这样一种情感变化的征兆吧,这是一种尚未命名的变化,一种尚未诊断出的意识错位。但是,也可能是侦探自以为是的想法。很可能玛琳娜侦探的困惑不过就是我个人的困惑,而且,这样说也并不让我感到沮丧。好在侦探身体健壮,性情温和,我并不就是默认自己的焦虑,而是经过几番斗争、危机以及多年的反思,我从焦虑中悟出了某种意义。然而,镇江侦探一开始就希望提醒读者,尽管我努力对那些事情作出合理的取舍并将其呈现在大家面前,但主要还是我的所见所闻。容忍要比改变容易。但是,一个人一旦改变了,就很难回忆起他所容忍过的事儿。父亲在那个五月的下午很和蔼地对我说:“你变得奇怪了。”

那时候,镇江私家侦探在跟安德斯太太家的沙龙里、大街上、大学里的许多人比;其实,侦探没有他们那么怪,但我没有反驳。

“爸爸,管它呢,怪就怪吧。”侦探说。

补充一句,镇江私家侦探从上学起,就受到我们国家世俗的智性理念论的影响,这些理念论包括清晰、严密以及情感教育。老师教导说,对待某一思想,就要将它分解成最小的组成部分,然后将它们由最简单至最复杂重新组合起来,而且要切记,要数一数,看看是否漏掉哪一步。侦探学到,除了运用到具体问题时有特殊的要求之外,推理本身有一个正确的形式和风格,这是可以学会的,就像人们学会游泳或者跳舞的正确方法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