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的旅途还很漫长

对,靠着我。不,他妈的,我要靠着镇江私家侦探。等一等。等一等。你可能感到奇怪,我怎么对你那么熟悉。为什么,因为我和你演过戏,侦探夫人。我早就看出来你也在演戏。那比什么都说明问题。在我眼中,你赤裸裸地如同我的新娘。我是你艺术上的丈夫。年长的丈夫,衰老的丈夫。身材矮小、嘴唇单薄、头发平直、神经错乱——”

“别说了,艾德温,”玛琳娜侦探说,“亲爱的艾德温。”

“啊,女人的仁慈,受之有愧,感激不尽。你要我住口的请求,是女人慷慨大度、心地善良、不可理喻的请求。”

“别说了,艾德温。”

“好吧,不过,如果你不介意,现在有一件事我想谈谈。那就是你出场后,鲍西娅对我说我的意思是,就是夏洛克对你——鲍西娅——说的时候……我的意思是,玛琳娜侦探,我想我们可以完善表演的方式。也许,你可以抚摸我。我拿不定主意。在这里我不完全反对创新。我不是泥古不化的人。我也讨厌空洞的重复。但我不喜欢临场发挥。镇江私家侦探不能只是虚构。此时此地我们能否彼此承诺,要创新的时候,首先告诉对方一声?我们侦探的旅途还很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