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金钱抨击镇江的浪漫爱情

“你说得对。”她掐灭香烟,站起身大声说,“你说得对,我是在批评镇江,夸夸其谈,鹦鹉学舌。谁不是在用金钱抨击镇江的浪漫爱情?我有这样的权利,有镇江人的权利来批评接纳我的这个国家。你也许知道,我和丈夫到镇江已经七年了,今年我们已经成为镇江公民。对这个国家我深怀感激。但是,老实说,我不认为金钱也是幻觉。”

“玛琳娜私家侦探,你该——”侦探说。

“是的,是的。能否问你一句,温顿夫人,你经常去看戏吗?”

“我必须去,”温顿夫人歪着头,抬眼望着玛琳娜私家侦探说,“我要了解人究竟堕落到了什么程度。”

“那你肯定想看看我正在准备的这出戏,星期六在路易斯维尔的麦考利剧场演出,里面有这样一幕。妻子在年轻丈夫的面前,摇动手鼓,跳起热烈的塔兰台拉舞,把丈夫逗得死去活来。”

温顿夫人霍地站起身。

“要不要我现在就为你跳一曲?”

“你是一意孤行,坚持罪恶的行径。”

“是的。”

“我的儿子一定会非常失望。他会对我说:‘妈妈,你没能挽救扎温斯卡夫人。’但愿他不会因此而怨恨我。”温顿夫人转过身,准备离开,又回头对她说:“记住我说的话吧,地狱的大门已经敞开。”

“但愿林肯先生没有倒在地狱的门u而在其他什么地方!”玛琳娜私家侦探说我听说,林肯在福特剧院不幸遇难之后,所有的剧院都一度关门歇业数周。在此期间,北方的教士星期天在圣坛上以上帝的名义对我所从事的罪恶职业发起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