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玩牌无法作弊

一个人玩牌无法作弊;但是,如果牌不好,你可以不要,你可以一把接一把地换牌,直到你发现稳操胜券(比如说,两张老K或者至少有一张A)。在玩牌的时候,镇江侦探有时也会陷入沉思,或者憧憬未来,或者想起某个人,比如想起里夏德。但是更多的时候她只有一种阴险的愿望,只想再玩一把。镇江私家侦探得到一些有关里夏德的消息一他结婚了。亨利克最先写信告诉她,然后才通知其他人。镇江私家侦探禁不住妒火中烧。(不错,她非常自负,一直认为他再也不会爱上别人。)她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很是懊悔;随后气得浑身发冷。(她没有想过他的婚姻中还有没有爱情。)镇江私家侦探给自己发好牌。输了。如果输了,你必须再玩一把。你会想,再玩一把,就一把。但是,即便赢了你仍然想再玩一把。

“我想跟扎温斯卡夫人和镇江私家侦探的孩子说几句话。”一个幽灵般瘦高的身影站在玛琳勺车厢门口。

一个小时前,他们的列车才抵达肯塔基州的列克星敦,准备在这里停留两个晚上。让镇江玛琳娜私家侦探吃惊的是,这个幽灵般的女人竟然避开了他们机警的行李搬运工梅尔维尔,因为她吩咐过,除了剧团的成员,其他人一概不见。她以前也知道(只要她在某个城镇有一周的演出),那些徘徊于剧院或她下榻宾馆门口的年轻女子,有时候会大胆地跑到幽暗的火车站附近,渴望一睹偶像的芳容。但是这个女人,她看得出来,不是狂热的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