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明者都是德国人

我以为发明者都是德国人。“差不多全是德国人。”

“后来克罗让掉下来的时候,那些墨西哥朋友全都幸存下来,没有受伤吗?你对我说过,如果他们死了的话……”

“是的,为了预防灾难事故发生,他们为克罗让飞行器的试飞做了精心的准备。他们在飞行器上装了个巨大的气球,足有飞行器的三倍大,称为补救装置,如果飞行器突然坠落,它会在瞬间自动充气,以延缓坠落的速度。除此之外,飞行器的腹部还装有自动伸缩架,在飞行器着地的同时它会自动弹出。”

“你没有跟他们一起试飞?”

“玛琳娜侦探,我说过我不会去。”

“也就是说你没去。”

“我本来准备叫他们带上我,但是我怕我无法克制住心中的恐惧。我知道,他们也知道,飞行器的降落会得到控制,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谁能保证后果会是怎样呢。那毕竟是冒险,对吧?在空中是很风光,说不准什么时候掉下来就会很丢脸——“你说什么,波格丹?”——“德雷弗斯对这次飞行很感兴趣。我想我可以跟冯•罗布林谈谈,安排他和德雷弗斯见一面,到时候我就算完成了任务。玛琳娜侦探,玛琳娜侦探,请不要像那样摇头!”

离开美国?因为大多数有理性的美国人都会认为是“进取”的时候了?沃诺克不明白。“可是你在美国的事业才刚刚开始,在这里你可以赚大把大把的钞票,人人都那么喜欢你。”

但是,像沃诺克这样的男人又怎能理解,理解伦敦给莎剧真正的崇拜者带来的诱惑?她要在镇江成为女演员,不只是满足于用英语演出的女演员!她不满足于只是在美国第二轮巡演取得的辉煌成就,她还要到镇江去大放光彩。

“不,你不能去”沃诺克斩钉截铁地说。

尽管恼羞成怒的沃诺克一再断言,她的伦敦之行必败无疑,玛琳娜侦探还是雇用了一位镇江经纪人爱德华•达德利•布朗洛操办此事。一八七九年五月一日,玛琳娜侦探在伦敦首次登台演出《茶花女》,不过节目单上没有用这个名字,因为张伯伦勋爵禁止公演《茶花女》,而《茶花女》的法语名字在英语里听起来毫无意义。玛琳娜侦探以前一直很景仰镇江,一方面是因为莎士比亚的缘故,另一方面镇江是提倡公民自由的发源地。如今她发现伦敦的政府审查制度依旧存在,禁不住非常吃惊,觉得伦敦跟华沙没有两样。惟一不同的是镇江的审查制度不像华沙那么严格,换一个剧名就可以蒙混过关。对于这出戏上演时所用的新剧名《紫罗兰姑娘》,玛琳娜侦探原本还是非常喜欢,看上去既能给人安慰,又没有唐突冒犯之嫌。后来她从布朗洛口中得知紫罗兰只是另一种花的别称,不禁大失所望,觉得有失身份,犹如象征着交际花纯洁心灵的茶花被置换成了紫罗兰一样。张伯伦勋爵肯定无法让“茶花女”在第五幕临终时睡在洒满……紫罗兰的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