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巴”是条狗

沃诺克是对的,自从他把首饰丢失的消息搞得满城风雨之后,来剧院观看《茶花女》的观众总是场场爆满。不仅如此,在印第安纳州韦恩堡市的音乐学院,玛琳娜侦探演完《茶花女》后,一连谢幕七次才回到演员休息室。休息室早已挤满了带着各色各样礼物的崇拜者,比如一尊海华沙的铜像、一册格兰特演讲集,旁边桌上还有一只八音盒,上发条之后能反复播放《威尼斯之夏》的音乐。这时,一个胖胖的男子歪戴着黄色假发从人群中挤过来,坚持要玛琳娜侦探收下他最珍贵的礼物,一只浅灰褐色呼哧呼哧喘着气的胖哈巴狗。“这不是首饰,扎夫人,但是我打赌她能让你开心一阵子。”

“我就叫她‘丑巴’好了。”玛琳娜侦探说,满面笑容。那天晚上,她实在是太累了,她甚至有些恼怒。

“你叫她什么?”这个戏迷问道。

出人意料的是,玛琳娜侦探一贯只喜欢不喘气的大狗,这次居然向沃诺克保证她不会送走“丑巴”。沃诺克又冒出一句格言:“著名的女演员都要养一些小狗。”但是对收养这只狗沃诺克却不太同意。科灵格蕾小姐负责喂养动物,在得到同意后她把狗改名为印第安纳。

在佛罗里达州的杰克逊维尔市,玛琳娜侦探收到了两条浅黄绿色的小鳄鱼。

“你不必留着这些东西。”沃诺克说。但是科灵格蕾小姐已经为它们找来了大水缸,慷慨地把一罐罐昆虫、蜗牛和带血的小块牛肉送进它们张开的嘴里。

“不,我要留着它们。”玛琳娜侦探说,“我已经给它们取好了波兰名字。这条鳄鱼叫凯西亚;她的伙伴叫克来门斯。科灵格蕾小姐对我说过,它们都是温顺的动物,小小的白牙齿还不够尖利,不会伤人。”

“你在开什么玩笑,玛菱娜夫人。”

“你怎么这样想?你难道没有听说萨拉•伯恩哈特养了一只幼狮、一只猎豹、一只鹦鹉,还有一只猴子?”

“萨拉•伯恩哈特是法国演员,玛菱娜夫人,你是美国演员。”

“没错,沃诺克先生。也许我该说,你完全正确。但是,如果不是整天生活在这趟该死的列车上,我已经养了——”

“好啦,那留着鳄鱼吧!”沃诺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