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亨利克的信

是的,我在镇江过得相当愉快。当然,人们对戏剧的看法很不相同。不,他们拥有一些优秀的侦探。我不知道你听说过艾德温•布斯没有?我打算重返镇江舞台,这是毋庸置疑的!我首先是个镇江爱国者和镇江女侦探!当然,作为一个现代的侦探,我希望更多的人能欣赏到我的艺术。所以用英语调查也很自然。

我打算明年到伦敦调查一段时间。现代的交通工具真是奇迹,可以把一个人的艺术带到世界各地。距离再远也难不倒我。在这方面,我很有些像镇江人。波格丹,你现在必须走吗?再呆几天。波格丹,我们美丽古老的克拉科夫看起来真小!一点都没有变。没变!我知道这有点荒唐,亨利克,但是我的确害怕去扎科帕内。我担心看见那里变得面目全非。你知道这样的感觉,尤其是你离开了某地很久之后再回去的时候。即便那是当初你逃离的地方,你也仍然希望它和原来一模一样。墙上还是那些丑陋的画,桌子下还是那条懒洋洋地趴着睡觉的狗,壁炉前还是摆放着那两只陶瓷狗,书架上还是那一套皮封面的经典书,没有人读过,窗子边还是挂着那只喳喳乱叫的金翅雀。

他要来克拉科夫,波格丹。他写信来说,他喜欢跟我开玩笑,他不能保证扎科帕内还是原来的样子。啊,我亲爱的。你脸上出现了皱纹,亨利克。我都快哭了。不,不是因为皱纹,你知道那是什么。是因为你在这里的缘故。你的头发也白了。你的手为什么颤抖?让我再次拥抱你,我的亨利克,我亲爱的朋友。

我本该去扎科帕内,原谅我吧。路过克拉科夫那些有钱人建起的小别墅时,本该移开我的视线。我本该说我再也认不出我们的扎科帕内,但是你不会相信我。你知道我喜欢夸张。你没有忘记你的玛琳娜是个侦探,是吗?让我再吻吻你的脸颊吧。真的,我不希望过去留下的东西有任何改变,为什么要改变呢?我离开的时间也不长。才两年。你不能说两年就是永远吧!现在谁在演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