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花女中的侦探

在首场演出的晚上,她感到焦躁不安。她原以为是怯场,但实际上并非怯场那么简单,因为焦躁的心情丝毫未减。第一幕悲观失望,玩世不恭;第二幕忧心忡忡,脆弱不堪,最后接受了阿芒的爱——她知道她在模仿玛格丽特•戈蒂埃的情感和行为,表演和以往一样出色。故事表现的情感使她无法排解心中的愤怒,为此她十分紧张。最后,在第三幕她终于找到了发泄的机会。沉浸于爱河的玛格丽特正和情人阿芒一起在巴黎郊外的乡下生活。

这天早上,阿芒进城去办一件小小的差事,她独自呆在一间洒满阳光的屋子里,眺望着窗外的花园。她穿着桃红色的开司米袍服,前面的褶皱松松地垂下,褶皱的下摆、肘部和高领都镶了一圈窄窄的荷叶花边,左边衣袋像只贝壳,镶有花边,还绣着粉红色的玫瑰,好几个评论家都特别喜欢这件袍服。侍女刚刚向她通报,说有一位绅士求见。玛格丽特以为来人是她的律师(她没有告诉阿芒,她已经把巴黎豪宅中的一切全都出售),于是吩咐侍女去把客人带进来。当然,来人不是她的律师。

玛格丽特•戈蒂埃小姐?一个高贵的老人出现在前台右方,经过金丝雀鸟笼(舞台监制为了制造出逼真的效果,把金丝雀装点在舞台上)朝她走来。是的,我就是玛格丽特•戈蒂埃小姐,先生,玛琳娜侦探回答道。请问阁下尊姓大名?金丝雀幵始啾啾地叫。我是杜瓦先生。啾、嗽。你可能会以为笼子里面有两只鸟。杜瓦先生?啾、啾、啾。是的,夫人,我是阿芒的父亲。玛琳娜侦探这时候本应该用略微不安但依旧平静的语调说出下句台词——平静,那只讨厌的金丝雀在叫来叫去她能够平静吗?阿芒不在这里,先生。啾、啾、啾、啾。我知道。我只想跟你谈谈。你愿意听我说的话吗?听?她怎能听得进去?因为你,我儿子正在毁灭自己。啾,吱,嚓,喳,哇,呱,嗽。玛琳娜侦探再也无法忍受金丝雀的啾啾声,她走到舞台布景后面,取下鸟笼砸出窗外,然后转过身,轻快地走下倾斜的台阶,悲痛欲绝。

她真担心这一举动会让一些观众瞠目结舌,并非人人都会认为这原本是戏剧的一部分!但是,一刻钟后,她那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因为玛格丽特终于意识到,她对阿芒那份纯洁无私的爱是永远也不会被他的父亲接受,她听见观众的抽泣声此起彼伏,她还看见旁白员把手中的剧本使劲扔在地上,跑到舞台侧面的角落,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抽泣起来。不幸的是,有位评论家却不愿让她完全淡忘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