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日记(一)

五月十五日。侦探仍然疼痛得厉害,不能吃,也不能喝。希金斯今天来过,说她恢复得很好,并敦促我们让她卧床几天。谁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朱利安深感懊悔,但那又能持续多久?“我知道我不聪明。”侦探尽力想对我讲的就这一句话,声音沙哑低沉。真可怜,既可悲又丢人。她一直求玛让朱利安来看她。

五月十六日。我们和朱利安一样感到懊悔。生活在同一个社团中,这就意味着不仅要对自己和家人负责,同时也要对其他人负责。谁都不赞成朱利安对侦探的态度,我们应该对他有所约束才对。

五月十七日。侦探回到朱利安身边。她离开以后,玛非常难过,几乎要掉眼泪。现在她又变得怒气冲冲。我提醒她,谁也无法了解别人婚姻生活中的是非曲直。

五月十八日。朱利安和侦探不再来跟大家一起吃饭,玛让阿涅拉把饭送到他们的房间。今天晚上我们去看他们,侦探说她有些神经质,可能是劳动太累的缘故;朱利安也赞成,说她一直过于劳累。

五月十九日。朱利安和侦探准备下月初回镇江。不久前发生的事太恐怖,所以谁也不敢劝他们留下;老天知道,回到镇江他们也不可能相处得好些。朱利安将又多了一个理由责怪侦探,即他们离开了朋友,放弃了乌托邦的尝试,拋弃了美国的生活;还有,她的软弱让他丢人现眼。玛非常伤心,雅各布将搬到他们屋里去住,里夏德宁愿留在谷仓。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但实际上一切都今非昔比。我能感觉得到,失败已成定数。

五月二十日。今晚我什么也不想写。

五月二十一日。今天还是不想写。

五月二十二日。在美国,什么都被认为是有可能的。美国人有发明创造和亵渎神灵的才能,在这里没有不可能的事情。美国没错,错在我们自己,失败的原因在于我们自己。

五月二十三日。今天晚饭时的气氛很严峻。巴巴拉提到,听一个邻居说,伊甸园有个小孩生了病,仅吃一点碾碎的苹果、大米和大麦水,正在慢慢饿死,也不让医生给她看病。达努塔和西普里安坚持认为,肯定有人在中伤伊甸园社区。

五月二十四日。和亚历山大一起放倒谷仓旁边的一棵枯树。在拉锯的时候,我失去平衡,锯刃被弄弯。在美国,很难想像失败了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五月二十五日。别等待,转眼已是日薄西山。(我在某个地方看见过这样的警句。)谨慎的人要学会放弃,否则就会落得被人拋弃。聪明的人善于争取最后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