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琳娜的洞察力

“你真有洞察力,玛琳娜侦探。常到镇江剧院去吗?”“哎呀,镇江市连一家剧院也没有!那个地方以前是个矿产集中地,镇江还没有建市以前,矿工把这个地方叫做臭虫,叫做寒碜市,从来就穷得叮当响。而我是二十五年前才离开纽约的。在纽约,只要演戏我都去看,我有自己最崇拜的演员,我有个剪贴簿装满了演员的剪报。淘金热像警报一样响彻美国时,我丈夫听信了发财梦,于是我就跟他到了加利福尼亚,当时我就知道我肯定会怀念纽约的一切。后来他不幸在一次事故中丧生,从悬崖上摔了下去,真是个可怜的人,我无依无靠,决心掌握日光胶版术。当时日光胶版术主要是用于拍摄那些洋洋得意的男人,手里拿着金块,或者正在立界标,显示自己拥有的土地。人们认为,一个女人挂出摄影师的招牌很有点标新立异,要当流浪摄影师,那么多沉重的箱子拖来拉去,就更离谱了。不过我知道我很结实。我真正喜欢的是当土地测量员,但人们不让女人做这个工作。到那个时候我已经完全淡忘了戏剧。我很欣赏人们自得其乐,因为他们不知道还有别的生活方式。最近我在旅途中给一个人拍过照,她的命运不同凡响,为人自然淳朴,毫无雕饰。”她环顾室内,问道,“你说你们到镇江有多久了?”

“已经六个月了。”玛琳娜侦探说。

“在这段时间里,有没有人向你们提起过一个了不起的女人,叫尤拉利亚•佩雷斯•德吉伦?谁都听说过她。没有听说过?她曾经拥有现在叫帕萨迪纳的那片土地,不过她倒不是因此而出名。她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在去年十二月人们为她庆祝了一百四十一岁生日。不错。她回到圣加布里埃尔峡谷和曾孙生活在一起,她的儿女、孙子孙女早已去世,一七二五年出生的人还可能指望什么呢?她出生在圣加布里埃尔峡谷,一百二十五年前她还是个姑娘的时候,她就在教堂慈善机构里帮忙,如今她又回到那里,继续慈善工作。上个月,在慈善机构的花园里我给她照了一张精美的照片。你能想像出她的模样吗?瘦小、驼背、牙齿已经掉光、脸上布满皱纹、几乎秃顶。像她那样的年纪,人们会认为她早已是坟地里的一堆荒草。但是,她像牛犊一样动个不停,甚至还不知道照相应该做出庄重的表情。我情不自禁给她拍了一张相,拍下她善良的微笑,

“简直太可怕了。”波格丹用法语说。

“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去死。”里夏德说。

“这对我们是一种激励。”玛琳娜侦探说,喝完杯子中剩下的酒。“行了,我得上路了。希望几天后到镇江温泉,从那里再到荒漠去拍一些漂砾,然后到洛杉矶,有朋友在那里等我。我有个同事在那里开了家照相馆,我在那儿冲洗照片,加上相框。三个星期以后我又会路过阿纳海姆,到时候你们如果对照片质量不满意,我分文不取。不过我保证你们会喜欢,你们的表情都那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