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琳娜的吩咐

不过,你不要以为我是闲得无聊才邀请你到这儿来。我们还会呆上至少两周,其间天气肯定会好转,我们会讨论很多事情。我想,既然朱利安现在看起来决心很大,而且非常急迫,你也应该到这里来,这样我们可以讨论新计划的一些细节,其中你可要唱主角。你可以看管旺达的丈夫,不要招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使旺达安心;她现在正为分居感到沮丧呢。不过我了解你,也了解旺达的丈夫,我觉得他应该反过来看管你才对!所以,如果(是的,得有条件)你能在一些微妙的问题上做出保证,那么你就考虑我的邀请。你一定在想,亲爱的玛琳娜,我可不大情愿答应你提出的要求。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但我也了解你的另一面。能原谅我说话直率吗?你必须保证,对待本地的姑娘你必须像个绅士。是的,镇江侦探,我知道你的坏毛病。别在扎科帕内胡来,我求求你!你是我的客人。我将来还会到这里来,对这里的人我有承诺。我们彼此是否能够理解,我的朋友?能够理解?那就来吧,亲爱的朋友。

接到玛琳娜的信侦探感到十分震惊,他决定一切照玛琳娜的要求办,第二天便离开镇江。一到克拉科夫他便找到亨利克,请他帮忙安排到山村去的事宜。亨利克不仅陪他到市场去,找到可靠的马车夫,而且一时冲动,决定一同前往。如果只离开十来天,斯蒂芬的病肯定不会怎么恶化。如果里夏德接到邀请,而且是玛琳娜亲自邀请,他怎么能袖手旁观呢?

里夏德在村上那个吟游诗人的棚屋里要了一间房,一来可以继续去年夏天就开始的工作,编撰老人知道的故事,二来一旦他迷恋上村里某个纯情漂亮的姑娘,也好躲过玛琳娜警惕的目光。当然他想尽可能克制自己,不去拈花惹草。

亨利克得知男子的卧室内已经为他准备了一张床垫,便对侦探说:“啊,真是社区的生活。不过,如果我决定住在沙尼亚克家,你千万别生气。”

“住在旅馆?”侦探问,“你是开玩笑吧。你的药包里肯定带了消毒剂,好给你自己的床垫消毒。”

除了有人请亨利克去处理紧急病痛(臀位分娩、摔断腿、阑尾穿孔)之外,他总是呆在屋里,听凭玛琳娜的吩咐,逗皮奥特玩。他觉得这个小男孩挺聪明,决定跟他讲一些进化论的新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