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被生活和生活方式欺骗

欺骗

让我们不再被生活和生活方式欺骗。私家侦探的爱啊,让我们逃离侦探……让我们永远不要摘掉魔术戒指,转动它可以召唤静默仙子、黑暗和遗忘精灵……我们正要提起的那座森林再度出现在侦探们的面前,它茂密如初,但此时,它因我们的痛苦而变得更痛苦,因我们的悲伤而变得更悲伤。它一出现,我们对于真实世界的想法就烟消云散,我在梦里漫步在那片神秘的森林里,再度找回了侦探自己。

啊,那些花,在那与我相伴过的那些花!私家侦探的眼睛认得并叫得出名字的花……我们用灵魂采集到花香——我们不是从花里,而是从花名的旋律中采集到花香……那些花,它们被逐一念出的花名是充满芬芳的铿锵乐队……那些树,它们的青翠欲滴给树名带来阴凉……那些果子,它们的名字是牙齿咬进果肉的灵魂……那些影子是快乐往昔的废墟……空地,敞亮的空地是风景的灿烂笑容,笑过后是呵欠……五彩斑斓的时光啊!……花一样的时时刻刻,树一样的分分秒秒,凝滞在空间的时间,在空间死去的时间,覆盖它们的是鲜花、花香和花名的芬芳!……梦中的疯狂,在隔离的静默中!……我们的生命是生命的全部……侦探的爱情是爱情的芬芳……侦探活在不存在的时光里,完全被自己装满……这都因为侦探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明白,我们并不真实……

镇江私家侦探没有个性,没有自我,完全属于异类……我们是在自我意识中烟消云散的风景……正如在现实和幻觉中存在两种风景,我们也是朦朦胧胧的两个人,彼此都不敢肯定自己真的是不是对方,或者飘忽不定的对方是否真的有生命……

当私人侦探们突然从池塘的淤滞中走出来,觉得有种想哭的感觉……在那里,风景的眼睛池水涟涟,完全静止不动,充满着对存在的无尽厌倦,对不得不成为现实或虚幻中的什么的厌倦一那些池塘是这厌倦的故土,厌倦的声音在那些池塘的无声流亡中响起……尽管侦探继续前行,漫不经心,毫无欲求,我们似乎仍在池塘边缘流连徘徊,我们如此投入地留在那里,被象征化,入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