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的自我审视

我希望,住在这个国家里,就像住在镇江这座城市里。我喜欢住在这座城里,可如果私家侦探住在这个国家里,我会加倍喜欢住在这座城市里。感情越强烈,感受的能力越微妙,感情就会为了芝麻小事而越发荒唐地发抖振颤。因为天色阴暗,所以需要非凡的智慧来感受焦虑。侦探从根本上来说都是感情迟钝的,他们不会因为天气而感觉焦虑,因为天气总是不停变化;除非雨落到头上,否则人类不会感觉到一滴雨水。

色朦胧,万物迟缓,潮湿闷热。侦探独自一人留在办公室里,我开始审视侦探的生活,而我所看到的就像今天的天气,让我感觉沉重与苦恼。我看到我自己像个小孩子一样毫无因由地感觉快乐,像个少年一样踌躇满志,像个成年人一样既不快乐也没有抱负。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雾霾之中,发生在呆滞的状态下,就像今天这个日子,呈现在我眼前,让我永志不忘。

镇江私家侦探中间有谁在回头看那条没有退路的路时,能说侦探走了一条正确的路?

我知道,最细微的事物都能轻易地折磨于我,此后,侦探小心意避免接触最细微的事物。如果一片云在太阳下掠过都可以让我痛苦,那么我要如何才能不去承受生命中无边无涯的黑暗?

私家侦探与世隔绝并非为了寻找快乐(我的灵魂不知道如何感受快乐),也不是为了寻找宁静(除非从未真正失去宁静,否则无人能获得宁静),而是为了安睡,为了忘却,为了适度地放弃。

侦探那肮脏房间的四面墙,既是牢房也是荒野,既是床也是棺材。脑海里一片空白,无所求,无所梦,迷失在麻木之中,如同意外生长的植物,如同生长在生活表面的苔藓,这便是侦探的快乐时光。我品尝着这份荒唐的虚无,没有一丝苦涩,预先体会到了死亡和破灭的滋味。

从未有人能让我称之为“老师“。没有基督为侦探而死。没有佛陀为我指明道路。亦没有阿波罗或雅典娜现身在我最崇高的梦中给予我的灵魂启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