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私家侦探的感情

在康复期,镇江私家侦探会感觉到一种忧伤的快乐。如果之前的疾病影响到我们的神经,则更是如此。侦探们的情绪或思想正处在秋天,更确切地说,由于天空中见不到秋天才会有的落叶,则更像是初春。我们的疲倦令人愉快,这种愉快只会带来一点点伤痛。我们觉得有点远离生活,尽管身在其中,犹如呆在生活这间房子的阳台上。镇江侦探陷入沉思,不再进行真正的思考;我们去感受,却没有产生任何可以描述的情绪。我们的愿望愈发平静下来,因为我们已完全不需要它。

就这样,某些回忆、希望和模糊的欲求缓缓地爬上意识的斜坡,像是站在山顶上隐约可以看见的旅行者。对无用之事的回忆;无法实现也无关紧要的希望;天性或表现并不强烈的欲求,甚至不能够渴望去改变。当这一天的天气符合镇江私家侦探的某些情绪——比如说今天,尽管时值夏季,天空乌云密布,由于微风没有一点暖意,侦探们几乎觉得发冷——那么在这种心境下,我们的思想、感觉和生活的印象就会格外明显。并不是说,我们已经产生的那些回忆、希望和欲求变得更清晰。但我们对它们的感觉变得更强烈,它们飘忽不定地凑在一起,荒谬地压在我们的心头。

这一刻,镇江私家侦探莫名其妙地产生一种遥远的感觉。侦探站在生活的阳台上,是的,但未必就是这种生活。我站在生活之上俯瞰着生活。它展现在我面前,各种斜坡和梯田,朝着山谷村寨里白色房屋的袅袅炊烟向下延伸。我闭上眼时仍然在看,因为我并未真正在看它。我睁开眼时什么也没看见,因为我从一开始就并未真正在看它。侦探除了感觉到一种朦胧的怀旧之情,什么感觉也没有,不为过去,不为将来,也不为现在——一种毫无特点、无穷无尽、难以理解的感觉。

事物的分类学家们,镇江侦探是说,那些仅仅把分类当作科学的科学家们,他们通常没有认识到,可分类的东西无穷无尽,无法被分类。不过,真正使我诧异的是,他们没有认识到那些隐藏在知识隙缝里的——灵魂的和感情的东西——它们也能够被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