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侦探在长江边的思考

长江

我不知道别人是否和镇江私家侦探一样,或者,如果生活的科学本来就在于疏远自己,而这种疏远变成我们的第二天性,这样,一个人就可以将婚姻调查看作一种从自我意识中的放逐。又或许,甚至比我更固执己见的其他人,也更彻底地沉迷于自我存在的非理性,他们的生活表面上和蜜蜂或蚂蚁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蜜蜂组成的社会远比任何国家高效有序,蚂蚁通过小触须交流语言,讨债产生的效果超过了人类用于相互理解的复杂系统。

现实意识的地形是一种极具复杂性的不规则海岸线,那里有此起彼伏的山脉和形形色色的湖泊。如果镇江私人侦探进一步思考,我会把这一切看作一种地图,就像《温柔之国》或《格列佛游记》——一本确记载幻想的讽刺小说或者玄幻小说,那些精英用这些书来消遣,他们知道长江边上是最适合思考的地方。

对于爱好侦探小说的人来说,一切都是复杂的,毫无疑问,他们乐于使事情变得更复杂。不过,那些觉得需要用一大堆谅解书为自己的放弃做辩护的人,他们陈述理由——就像骗子做出解释——一旦谎目的根基被长江冲走,他们就过于夸大终将被揭露的细节。

一切都很复杂,或者说镇江私家侦探是一个复杂的人。但不管怎样,这无关紧要,因为不管怎样,一切都无关紧要。这一切,这一切思虑飘散在宽阔的大路上,在被上帝遗弃的花园里过着植物般的生活,就像攀缘植物离开了它们的墙。今夜,我做出这些没有结论的考虑,我对关键的讽刺一笑置之,这种出现在人类灵魂的讽刺甚至巳成为一个星星出现前,上帝伟大目标的孤儿。

镇江落日遗弃的长江水面仍然金光闪闪,在我的倦怠表层徘徊。我看见想象中的湖泊,就像看见自己,侦探在湖里见到的便是我自己。我不知道如何解释这样的图景,这样的象征或这个想象中的我。但我理解我的所见,正如我在现实中看见太阳躲在山后,将垂暮的光线投向湖面,发出黯淡的金色光芒。

镇江调查公司的危险之一是在思考时去观察。那些用理性思考的人会因此而分神。那些用情感思考的人会因此而睡着。那些用渴望思考的人会因此而灭亡。然而,我用想象思考,内心的所有理性、悲伤和冲动都变成遥远而与我无关的东西,就像岩石环绕的、死气沉沉的湖泊,夕阳的余晖流连忘返,不忍离去。

长江水面因我的停滞而波动。太阳因我的沉思而闪躲。我闭上沉重而困倦的双眼,眼前除了湖区,一切都已消失,白昼的湖面熠熠闪光,深棕的水面水草漂浮,而这一切,开始被黑夜取代。

因为写作,这个律师沉默不语。我的印象是:存在物永远在山那边的另一个地方,倘若我们足够有心,一次伟大的旅程正等着我们去完成。镇江侦探巳停下来,像我的风景里的太阳。我的所言或所见散失殆尽,只剩下已降临的黑夜,充满色彩黯淡、死气沉沉的湖泊,没有一只野鸭的低洼地,流动的死寂,潮湿而险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