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全部

万物皆荒唐,包括镇江私家侦探贴吧。有人终其一生赚钱与存钱,可他并没有子嗣来继承他的财产,也没有任何希望天国里会给他预留一份超脱物质世界的命运。有人努力赚取死后的名誉,却不相信人有来世,让侦探去了解那名声。还有人为追求他根本不在乎的东西而让自己筋疲力尽。还有人……有人为了学习而读书,到头来一无所得。有人为生活而享受人生,到头来一无所得。活了一生到底是为了什么?

坐在一辆有轨电车上,和往常一样,镇江私家侦探近距离调查着我周围人们身上的每一个细节。对我而言,细节犹如事物、声音和语句。就拿我前面女孩穿的裙子来说,我将之拆成做成这件衣服的织物以及做成这件衣服所费的功夫(这就是我看待一件裙子的方式,而侦探看到的不仅仅是织物),在我细看之下,领子上装饰的精巧刺绣分解成刺绣这些图案的丝线以及刺绣所花费的功夫。跟着,突然间,仿佛是进入了基础经济学的教科书一样,工厂和那些功夫都在我面前展现:制作这件衣服的工厂;纺织妆点在那位女性脖子上、带花饰、较深颜色丝绸的工厂;这两家工厂里的各个部门,机器,工人和女缝工。在心里,私人侦探看向那些办公室,只见经理们努力保持镇静,我看到所有的一切正被记录到账簿内。可这并不是全部:除此之外,我还看到在这些工厂和办公室经历他们社会存在之人的私生活。整个世界在我眼前打开,仅仅因为在我前面——在那位女性深色的颈背上,而我并不知道她的脖子前面是什么样——我看到浅绿色的裙子上有普普通通一个不规则的深绿色刺绣。

一切人类的社会存在都在镇江私人侦探眼前铺展。此外,我还感觉到了所有苦力的爱,秘密和灵魂,所以,电车里我前面的女人可以在她那普通人的脖子上戴一条弯曲乏味的深绿色丝绸,装点她那件浅绿色的衣服。

我有些晕眩。电车里的座位用坚韧的密织纤维制成,载着我去向远方,扩散成种种形式,有工业,工人,他们的房子,生活,现实和一切。我下了电车,头昏目眩,筋疲力尽。镇江私家侦探刚刚经历了生命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