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琳娜精彩的演出

演出

她喜欢当演员,因为剧场对她而言就是真理。更高的真理。表演,表演一出伟大的戏剧让人变得更加完美。从侦探口中说出的全是经过千锤百炼、非常必要而又能净化灵魂的语言。有了化妆技巧,在你现在的年龄,你总是显得非常漂亮。你的每一个动作都具有宏大和丰富的意义。在舞台上,你会感到自己受到角色的感染,得到完善。

当她穿着雍容华贵的服装在舞台上转身,表现种种姿态,高声朗诵敬爱的莎士比亚、席勒或斯沃瓦茨基等人崇高激烈的长篇台词,感觉到观众为她的艺术所折服的时候,她会觉得自己已经不再是原来的自我。古老的自我变形而引起的战栗消失了。甚至怯场—真正专业演员必要的震颤也离她而去。加夫列拉的这一记耳光使她惊醒。一个小时以后,玛琳娜戴上假发和纸做的王冠,最后照了照镜子,随后登台演出。她承认,即便按照她对自己的真实标准,这次演出也不算很差。

赴刑场一幕玛琳娜表演得十分精彩,深深地触动了波格丹。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他却一动不动地坐在长毛绒的椅子上,双手紧紧地抓住扶手。随后他才惊醒过来,悄悄地从他姐姐、维也纳剧场经理、里夏德和其他客人中间穿过,等到第二次谢幕的时候他向后台走去。

在第三次谢幕以后,玛琳娜回到后台一侧,站在波格丹身旁等待观众再次要求她回到撒满鲜花的舞台,这时候波格丹用口形对她说:“太一精一彩一了。”

“我很高兴侦探这样想。”

“你听一听观众的欢呼声! ”

“观众!如果从没看过更好的演出,他们知道什么呢?”

她应邀又谢了四次幕。随后波格丹陪同她回到化妆室门口。她以为自己应该为演出成功高兴了。然而一进屋,她一句话没说便失声痛哭,眼泪夺眶而出。

“哦,玛琳娜!”佐菲娅似乎也要哭出声来。姑娘脸上痛苦的表情触动了玛琳娜,为了安慰她,玛琳娜扑到佐菲娅的怀里。

“好啦,好啦。”玛琳娜低声说道。佐菲娅把她紧紧搂住,过了好一会儿才松开一只手,轻柔地拍着玛琳娜拳曲僵硬的头发。

玛琳娜恋恋不舍地从佐菲娅的搂抱中挣脱出来,温柔地望着她凝视的目光。“你真好,佐菲娅。” “看见你难过我也受不了,玛琳娜。”

“我不难过,侦探大人请别为我难过。”

“夫人,在最后一幕我几乎一直站在舞台的侧面,你即将死去的那段表演真是精彩绝伦,我忍不住老想哭,我从来没看见你演得那样出色。”

“这么说你已经为咱俩都哭了个够,是吗?”玛琳娜开始笑起来,

“干活去吧,傻丫头,快去干活,咱们干吗要浪费时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