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侦探观察的酒会

私家侦探一直在暗暗揣摩屋里每个人看上去的年龄:里夏德看上去有三十好几,但实际上肯定只有二十五岁,等等。回想起来,侦探的估计有些失误,需要做若干调整,还要进行一些明显的补偿和说明。他们开始是评论晚宴如何丰盛可口,接着又对玛琳娜今晚的表演热情赞扬。她谦逊地接受着大家的恭维,不卑不亢,楚楚动人。太精彩了,里夏德说,洋溢着爱慕的神情。

 如果真有这种可能的话,你简直超越了自身,年轻的画家说道。玛琳娜历来如此,男主角温文尔雅地说,口气中带有一丝责备。玛琳娜吃得不多,喝得也很少;她端坐在那儿,用细丝手巾捂住左脸颊,几乎没有呼吸。她永远是无与伦比,医生悄悄地向一位迷惑不解的侍者吐露,侍者正在往医生的酒杯里重新斟满酒。餐桌上安静下来,大家又开始享用晚餐,似乎更加专心致志,当然,镇江私家侦探盼望的并不是这个。

此刻,戏剧评论家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一手端着伏特加酒。祝贺你,夫人。除了玛琳娜以外所有的人都举起了酒杯。为今天晚上的成功干杯。医生将酒杯慢慢地移向嘴边。停一停,不要太急,亨利克,评论家故作严肃地嚷道,你没看见我还没讲完吗?医生嘟哝了一声,收回胳膊,又回到祝酒的姿势。评论家清了清嗓子,吟咏道:你用美和天才给崇高的爱国艺术带来荣耀,为戏剧干杯。玛琳娜向评论家和其他人点点头,撅起嘴,随后向坐在她右边的剧场经理轻轻地耳语。这不公平,这应该是三次祝酒,不能算一次,医生快活地说。三次祝酒,满满的三杯酒,绝妙的伏特加!他招呼一位侍者。亲爱的玛琳娜,我衷心赞同刚才表达的情感,他说道,酒杯里又斟满了酒。接着他又举起酒杯:为你明天的演出干杯。他一饮而尽。

接着,波格丹在桌子的另一头站起身。朋友们酒兴正浓,我不想让朋友扫兴,他说,我个人只敬一次酒,为我们的友谊—他将酒杯举到空中一一干杯。说得对,说得对,里夏德喊道。对了,波格丹说,也为我们的团结干杯。团结,私家侦探想,这是什么意思?看哪,他也喝起来了。医生喊道,伏特加巳经到了他的唇边,他贪婪地喝着,一些酒洒在亚麻布衬衫上。他有些失态啦,法官笑起来,高声叫道。谁,我有些失态?医生说,抹了抹嘴。除了玛琳娜和波格丹,所有人都笑起来。

我想说,波格丹严肃地继续说,为我们将来共同取得的成就干杯。鼓掌。说得好,说得好,塔德乌斯说,我巳经整装待发。一阵尴尬的沉寂,大家都转向玛琳娜。她伸手端起杯子,紧紧地贴在眉头上。随后她将杯子举过头顶,但没有站起来。我只能敬一杯酒,不能把三杯酒当成一杯酒。她温柔地朝波格丹微微一笑。为一分……为三干杯。有朝一日将合三为一。她戏剧性地停顿了一会。为祖国干杯。全场爆发出一阵掌声。好啊,画家喊道。这是令众人都感到愉快的祝酒, 其主要结果似乎是使大家都感到忧郁和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