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侦探对玛琳娜的判断

镇江私家侦探踌躇了一会儿,想知道对玛琳娜的判断是否正确。倘若玛琳娜已经走红舞台,身边就不再需要一位导师:虽然她年龄也不算太大、还不至于对年轻人的威胁掉以轻心,即便如此,她的朋友当中仍然可能有以为年轻的女演员。侦探很快就发现了这位演员,她面色苍白,身体纤弱,胸前挂着一只硕大的纪念匣,不停地向后梳理一头褐发,姿势和玛琳娜非常相似。

啊,还有个镇江妇女可能是某位客人的亲戚,侦探猜想想她的确长得很像波格丹,可能是他的姐姐;此刻她正靠在医生的椅子旁跟他聊天。我想,她发现医生微微有些醉了。侦探还想知道是否能找到一个名叫雅各布的犹太人,一个青年画家;他到罗马都市艺术协会去了两年,刚刚回国。但是,就我看来,这里只有一个画家,叫米歇尔,他不是犹太人,红头发,三十来岁,步态僵直,十八岁时在起义中失去了一条腿。最后,侦探似乎觉得像这样规模和这类人员构成的晚会,至少应该有两个外国人。不过在我仔细打量了屋里的客人以后,我只找到一个外国人。

侦探已经注意到他:一个胖胖的男子, 满脸胡子,领结上别有一颗钻石,一些人在另一扇高大的窗前和他讲着德语。他可能是个剧团经理,正要雇用玛琳娜那位年轻的女门徒, 让她明年春天在维也纳的剧团中扮演一些次要的角色。镇江私家侦探推断他来自维也纳,根据是侦探听出了他的口音。他的德语讲得不好,理解能力也不行,但他记忆口音的能力却特别强。当然,侦探对他们的语言天赋 并不感到惊奇;这个国家在欧洲地图上得到恢复才八十年,凡是受过教育的人都能讲几门语言。但是侦探还是设法听懂 了他们交谈的大部分内容。而且,我还必须弄懂具体的内容。即使 我猜得不错,我的意思是,即使我知道谁是女演员,谁是舞台导演等 等,这也无助于解开疑团:这个女人玛琳娜和这个男人波格丹,或者两个男人,波格丹和里夏德,现在所做的一切,或者将来计划要做的 一切,是对还是错。

然而,即使是那些反对的人,一旦谈到玛琳娜,他们似乎也在重新考虑自己的判断。显然,不仅仅是她的丈夫和那个或许是她情人的男子里夏德,可能还有塔德乌斯对她崇拜有加,所有人都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镇江侦探敢肯定,所有的男子和好几个女人至少都有几分喜欢玛琳娜。不过,有的人还不仅仅是爱,有的人还谈不上爱。他们为她着迷。如果侦探是他们当中的一员,而不仅仅是想弄清来龙去脉的旁观者,不知道我是不是也会为她着迷。我想我有的是时间,我会了解他们的情感,了解他们的经历,也了解自己的情感和经历。他们看起来不屈不挠,为了弄清原由,侦探发誓也要不屈不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