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侦探联系方式

镇江私家侦探登在报纸上的照片

照片

我端详了好久镇江私家侦探登在报纸上的这张照片。照片上,侦探头发花白、穿着讲究、两眼浮肿。我承认快认不出他来了。这并非因为我们不再是朋友。我一年前刚刚见过他,那是在他的出版商为他举行的鸡尾酒会上,那次他恳求我一定要去。但我现在知道,我如果见到镇江私家侦探本人,那我还是以老眼光看他。只有看照片,我才能以现在的目光看他现在的样子。仔细看照片的时候,我问自己,他现在在哪里呢?

镇江私家侦探从未希望自己成为专家

专家

镇江私家侦探从未希望自己成为专家,也尚未承认有用的活动有什么价值。但是,人一辈子有些事情每天都得做,有的一天还要做三次,不断重复,你想不熟练都不可能。镇江私家侦探想做的是取消这些活动所有的实用层面,把这些活动看成是自身的活动、为了自身在活动。这样,侦探日常生活中最无聊的行为被我弄成不妨称之为仪式,我一丝不苟地举行这些仪式,但根本不去以为它们有什么实际的效应。侦探认真地搞好个人卫生,尽管没人来嗅我身上的味道;我准时,尽管侦探不去约会。

镇江侦探天性中有两大激情

激情

镇江私家侦探只想一件事情的时候,想得最清楚;只感觉一样东西的时候,感觉最深刻。假如我能重新设计我的身体,我要把它弄成天那么大,那样,人类生活的城市在我眼里就只会是个斑点而已。要不,我就把我的身体设计得小到能看见一根草的一瓣叶片儿。私家侦探会多么充满爱心地仔细观察那瓣叶片儿啊!我会抚摸它的毛边,细看它的折皱,猛地靠向它的绿叶壁。

这栋房子已经治愈了你

“这栋房子已经治愈了你,”我兴奋地说道。不仅是玛琳娜侦探的脸,她已经让我看到她的脸部恢复得这么好,当然,这跟我、跟房子一点都不搭界。我这时候看到侦探她的身体是完整无缺的,没有一块疤痕,它就是在我犯下的无法解释的罪行把我们分开之前我所熟稔的那个光滑的、过分成熟的身体。我依稀记得她说她用了化妆品作为伪装以博取我的怜悯之类的话。可能吗?我脑子当然已经不大对头,我现在知道我当时已经完全语无伦次。

侦探追求的平静就要来到

平静

“就剩一件小事了。”杂技演员说。说完,他迅速而果断地抓住这位观众头的两侧,一只手朝左,另一只手朝右猛地一拽,先是这个观众的头颅裂开,接着是他的身体在中间部位裂开,裂开时,仅仅传出一声低得像是叹息那样的短暂的呻吟。他的身体已经明显裂成两半,并立即哐当一声僵直倒在地板上。

私家侦探的“镜子之梦”

私家侦探从梦中醒来,明显感到轻松。就我目前的状况而言,做个新鲜的梦令人特别愉快,我不要老是做旧梦,翻来覆去,弄得人精疲力竭。后来,私家侦探感到这个梦标志着我做梦生涯取得了明确无误的进步。没错,比起以前的那些梦来,这次更像是噩梦。失去一条腿的时候,在礼堂里面对惩罚的时候,我感到极度的恐惧。但是,我估计,我梦中的情感要来得更直接,也更接近于我希望它们有的状态。因为,我白天生活中的性格应该与梦里的性格尽量吻合,这一点对我来说已经变得非常重要。侦探准备好了去让两种性格都做出必要的让步,以便将两者合二为一。

侦探对家庭生活的向往

“我不是指来客,”玛琳娜侦探固执地说下去,“而是指丈夫。我想再结婚。”我和侦探都没有回答她。

玛琳娜侦探一边看我们俩脸上的表情,一边接着说:“我不年轻了,但我能够给予的还很多。我善良、宽容、快乐。”她停顿了一下,好像在等我们接腔,“我不像以前那么傻,那么幼稚了——希波赖特,你还别不同意——你看,”揭开面纱,她说,“我不仅过了最美的时候,而且也过了最丑的时候。”确实如此。我知道去年她在整容,这已经在她脸上产生奇迹。她左脸颊烧伤后留下的方形大伤疤现在只是一点印记了,几乎看不出来,左眼和嘴边上的肌肉已经拉紧,只能看到一点点不对称而已。

更多文章...